<pre id="zmdb0"></pre>

<td id="zmdb0"><ruby id="zmdb0"></ruby></td>

<object id="zmdb0"><nav id="zmdb0"><noframes id="zmdb0"><td id="zmdb0"><ruby id="zmdb0"></ruby></td> <acronym id="zmdb0"><strong id="zmdb0"></strong></acronym>
  • <td id="zmdb0"><ruby id="zmdb0"></ruby></td>
    <track id="zmdb0"></track>
    <p id="zmdb0"></p>
    1. <acronym id="zmdb0"></acronym>
       
       
      規劃類政策解讀  政策解讀
      規劃類行業新聞  行業新聞
      規劃成果  規劃成果
      產業調研成果 產業調研成果
      招商策劃成果 招商策劃成果
      概念規劃成果 概念規劃成果
      地產策劃成果 地產策劃成果
      投融資顧問成果 投融資顧問成果
      園區規劃成果 園區規劃成果
      產業規劃成果 產業規劃成果
      企業戰略成果 企業戰略成果
      首頁 > 行業新聞

      電光伏產業:四川省涼山州新能源項目開發建設情況、存在困難和問題

      來源:原創  時間:2022-06-10  點擊:695
      為保證涼山州風光電產業的健康發展,在發展風光電產業的同時如何最大限度地保護和恢復生態,更好地改善當地基礎設施建設,造福當地住民,并爭取到地方財政利益最大化,實現企業、地方和老百姓三贏是值得認真研究的課題。

        通過對昭覺、布拖縣等全州風電光伏產業及其他清潔能源主要生產基地的調研,我們發現:涼山州新能源開發利用發展迅速,但看似火熱的光伏行業背后也隱藏著一定的隱患,特別是風電、光伏產業發展面臨著多重挑戰和諸多掣肘。為保證涼山州風光電產業的健康發展,在發展風光電產業的同時如何最大限度地保護和恢復生態,更好地改善當地基礎設施建設,造福當地住民,并爭取到地方財政利益最大化,實現企業、地方和老百姓三贏是值得認真研究的課題。


      電光伏產業:四川省涼山州新能源項目開發建設情況、存在困難和問題


        涼山州新能源項目開發建設情況

        2004年6月,國家提出了新能源在2020年達到能源總量16 %的目標。早在2006年10月,四川省涼山州成立新能源開發建設領導小組,下設風能、太陽能開發建設組及生物質能源開發建設組,風能、太陽能開發建設從此提上議事日程。2010年3月,涼山州“金太陽示范工程”啟動。2010年3月,四川省發展與改革委員會印發通知,計劃 2015 年和2020 年我省太陽能發電能力分別達到 30 MW 和100 MW,而且明確在成都、攀枝花、涼山、甘孜和阿壩建成太陽能建筑一體化及光伏產品應用示范區。據此,涼山提出“十二五”期間加快建設全國重要的清潔能源產業基地的目標。2016 年是十三五開局之年,涼山州正抓住用好國家和四川省支持風電、光伏產業發展機遇,以建設全國重要的清潔能源基地的定位,積極推動傳統能源安全綠色開發和清潔低碳利用。


        涼山州清潔能源資源豐富,全州風電技術可開發量約 1500 萬 kW,其中已列入國家能源局《涼山州風電基地規劃》121個場址,總裝機1 048.6萬kW,而且涼山州又是除西藏和云南元謀之外日照時數最多的,是全國可開發利用太陽能最好的地區之一,光電經濟技術可開發量約500萬kW,相關產業發展潛力巨大。調研結果顯示,當前涼山州風電光伏產業及其他清潔能源發展情況如下:


        1)風能資源開發方面,涼山州全年有風時間基本在5個月以上,17縣市均有具備開發價值的資源點。風能時間分布與水電資源的豐枯期正好互補,有利于實現“風水互補”一體化發展。2015年,《四川省涼山州風電基地規劃報告》明確了涼山州的風電超過90%為山地地形,州內大多數地區風能等級為 2 級,部分區域達到了 3~6 級,風能資源最為豐富,應重點開發。該規劃列明項目合計容量1 048.6萬kW,規劃了截止“十三五”末涼山州投產項目77個,共計裝機566.25萬kW。根據華能集團《涼山州新能源項目開發建設簡況》報道,截至2016年4月,全州已建成17座風電場總裝機79.1萬kW,在建30座風電場總裝機220.8萬kW(以項目核準計算),正在開展前期工作或測風儲備的風電項目規模超過700 kW。


        2)光伏資源開發方面,涼山州常年日照數 2431.4 h,在我國北緯30度以南地區,除西藏和云南元謀之外,涼山的日照時數是最多的,是全國可開發利用太陽能最好的地區之一。據中國大唐集團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在涼山采集的數據,涼山州年總輻射值達5 000 MJ/m2以上的有鹽源、西昌、會理等 12 個縣市,其中鹽源的年總輻射量最大,近6 000 MJ/m2.涼山州的光照條件適合大規模地建設太陽能并網光伏發電項目,但目前并網、土地、稅收、扶持政策等問題是其發展的攔路虎。根據華能集團《涼山州新能源項目開發建設簡況》報道,截至2016年4月,全州已建成18座光伏電站總裝機51萬kW,在建 6 座光伏電站總裝機 15 萬 kW,已備案待建的14個光伏項目總裝機39.33萬kW。


        3)具體到昭覺、布拖2縣,目前正抓住用好國家和四川省、涼山州支持涼山風電、光伏產業發展機遇,加快建設全州重要的清潔能源產業基地縣,根據實地調研:(1)昭覺縣共建成 3 個風電場(90 余座),總投資14.7億,總裝機14.7萬kW;在建和擬建風光光伏產業項目8個,總裝機45萬kW,總投資45億。(2)布拖縣已建成 50 MW 的華能火烈風電場 1個(30余座),在建風電項目2個,光伏項目2個,規劃到2020年全縣風電裝機達到60萬kW、光伏裝機達到110 kW。


          涼山州新能源開發利用存在困難和問題

        1)就全國情況而言,目前國內的光伏電站行業經過2015年的瘋狂發展,已經出現拐點。由于光伏發電成本高于傳統能源,光伏是一個靠補貼發展起來的行業,在各項利好政策的激勵下,光伏產業發展迅速。很多投資商或者為了上市、或者跑馬圈地,甚至有的為了賺一把走人,而有的地方政府為了招商引資,不惜一再降低門檻,甚至超過國家下達指標違規核準風電裝機容量和違規備案光伏發電規模容量,如此火熱的背后是光伏電站瘋狂的開發。而相對于光伏電站開發與建設,是無情的限電。近年來,風能資源豐富的西部地區棄風限電愈演愈烈,根據國家能源局《2016 年第一季度光伏發電建設和運行信息簡報》,全國棄光限電 19 億 kW/h,主要發生在甘肅、新疆和寧夏,隨之各大投資商轉戰內地。五大發電集團加速跑馬圈地,搶占開發區域,而就全州而言,目前仍缺乏統一的規劃和指導性的意見。


        2)根據調研我們了解到,各縣正抓住用好國家和四川省、涼山州支持涼山風電、光伏產業發展機遇,加快建設清潔能源產業基地縣,紛紛上馬風電和光伏項目,但文獻〔4〕相關研究表明:涼山州風能資源地形效應顯著,季節性強,冬春季具有開發價值,同時按風能資源的多寡把涼山劃分為3 個區:一區以德昌為代表的安寧河沿線風資源較為豐富,為涼山州風能資源可利用區; 二區是布拖、鹽源、普格、喜德縣境內一些風速較大的平壩、山口、河谷,為風能資源季節性可利用區; 三區含昭覺、雷波、金陽、木里等縣的大部分地區,為風能資源貧乏區。根據上述研究,顯然,只有以德昌為代表的安寧河沿線風資源較為豐富,是風資源可利用區,而木里藏族自治縣、鹽源縣、普格縣、布拖縣、昭覺縣、喜德縣6縣僅為風能資源季節性可利用區,甚至風能資源貧乏區,相較安寧河沿線,風資源優勢并不明顯,雖然隨著發電技術的進步,一些低風速區域也開始受到投資商的青睞。然而6縣共同為涼山州高海拔少數民族地區,因地處高原,屬于太陽輻射的高能區,光熱條件充沛,是全國日照資源豐富地區之一,也是國家扶貧開發的重點縣,已列入國家發改委、國務院扶貧辦等部門聯合印發的《關于實施光伏發電扶貧工作的意見》(發改能源〔2016〕621 號)中的光伏扶貧工程重點實施范圍。涼山州應做好風光互補規劃,積極探索風光水電互補新模式,并把6縣發展重點放在實施光伏扶貧工程上。


        3)具體到昭覺、布拖2縣,發展中存在的困難和問題主要集中在土地指標、年度開發配額和送出通道三方面:(1)昭覺縣縣委、縣政府關于風電光伏產業發展匯報材料提出,擬將5個光伏發電站納入光伏扶貧工程的試點項目,并按照精準扶貧的工作要求,在涉及貧困村當中篩選符合的貧困戶納入光纖扶貧,力爭部分貧困戶依托光伏產業實現脫貧摘帽。但目前昭覺縣由于土地指標有限,擬開展的光伏項目推進困難;布拖縣已建成的光伏項目受制于年度開發配額較少,影響光伏資源的開發利用;(2)2縣共同受限于送出通道,昭覺縣由于變電站容量限制等因素,遲遲無法接入電網系統,布拖縣在建新能源項目送出通道全為業主方華能集團通過普格、昭覺兩縣變電站自行解決送出問題,該縣無法提供相應的送出通道。(3)交通運輸受阻。受S307改造的影響,華能風電樂安、補爾風電項目風電機組無法按時運輸到位,遲遲無法建成,并網發電時間一再延遲。


        4)地方利益難于保證,民生改善不明顯。經實地調研,涼山6個光伏試點縣均為國家級貧困縣,地方產業主要為種植業、畜牧業及部分采掘業,其社會經濟產業結構單一,農產品附加值低,當地百姓收入渠道狹窄。調研中我們還發現一些已建成項目均為企業方投資建設和運營,地方僅能獲取稅收方面的收益,且在征地過程中存在征地補償標準過低的現象,地方收益難于保證和失地農民民生改善不明顯。鑒于目前風電光伏產業發展方面地方收益體現不夠,在發展產業同時如何爭取地方財政和為老百姓謀利,實現三贏是不容忽視的現實問題。


        5)區域生態安全面臨嚴峻挑戰。新能源的生

        產過程具有無污染、可再生的特點,但項目多選址建設于海拔2 000 m以上的高山山脊、河流風道等,生態環境脆弱,而新能源項目,如光伏、風電電場進站道路、施工檢修道路、系統設施安裝和生活區、電纜敷設等工程施工均要占壓地表、破壞地表植被,并對站內和附近地表土壤、植被和沿線道路造成擾動,對區域生態環境造成一定影響。而且項目建設施工、營運期間引起的土壤侵蝕及水土流失,將加劇生態敏感區的生態多樣性破壞等環境問題。再者,光伏太陽能板中的單晶硅組件生產工藝中,廢棄物處理不當會排放大量有毒有害物質且耗能巨大,對生態環境的影響不容忽視。(作者:孟麗濤 邊春霖)


      上一篇:山西省培育打造十大重點產業鏈:特鋼材料、風電裝備
      下一篇:102個縣入選!住建部開展2022年鄉村建設評價工作(評價樣本縣名單)
      規劃首頁 | 業務領域 | 規劃收費標準 | 資源優勢及資質 | 咨詢業績 | 官網地圖
      Copyright 2000-2020 中機產城規劃設計研究院 版權所有 北元律師事務所提供法律支持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增光路55號紫玉寫字樓13層
      全國免費咨詢熱線:400-666-8495
      傳真:010-51667252-666
      備案號:京ICP備08008382號-3
      掃一掃關注
      中機院
      園區規劃
      產業規劃
      中機院微信
      偷窥妇女BBW